大眾攝影

專注黑白攝影 包偉鋒的光影敘事

Jo?o Miguel Barros 2019-6-10

編輯:《大眾攝影》顧峰

?

近日葡萄牙出生的攝影師包偉鋒(Jo?o Miguel Barros)的個人攝影展“光影敘事”在 澳門當代藝術中心“海事工房1號” 落下帷幕。

?

本文照片已得到

? Jo?o Miguel Barros授權

?

身兼律師和藝術家的包偉鋒向《大眾攝影》透露他下一個攝影展“ WISDOM PREPARATORY ACADEMY ”(智能預備中學)將在7月初于澳門開展,這是反映加納的一所老房子里給孩子們設立的教室里,有一群夢想成為拳擊運動員并接受拳擊訓練的孩子。該攝影項目旨在向擁有信念的孩子們致敬,并且作品獲得了2019年FAPA--藝術攝影大獎(業余)新聞攝影類別第1名。

包偉鋒(Jo?o Miguel Barros)

?

包偉鋒一直對文化領域情有獨鐘,他表示這源自年輕時,1978年至1982擔任里斯本的文化雜志SEMA的編輯和社長的經歷。在律師工作之外,他愛好黑白照片的制作、攝影書籍的收集,并作為自由策展人曾幫助推廣在葡萄牙舉行的中國藝術家攝影展,今年11月他策展的兩位中國藝術家的作品展也會在葡萄牙舉行。

?

選自《光影敘事》第1章:單行道

?▼

?

?

·光·影·敘·事·

?

《光影敘事(澳門版)》包括十二篇短文,均各自獨立,可視作短篇敘事閱讀。

?

作者漫觀世界,從容易被忽視的點滴片段中尋覓意義,以現實為靈感,創作出了這十二篇虛構習作。

?

《光影敘事(澳門版)》展現了各種開放式結局,各篇敘事有一定的連貫性,描繪出了略顯錯綜復雜的世界。這本影集是我們預先設想的一項計劃中的一部分,旨在發掘“微不足道”的簡單故事,因為我們相信,并非只有重要時刻才值得記敘,這種想法太過陳詞濫調。

?

我們希望藉由《光影敘事(澳門版)》作為切入點,開啟一項遠大的計劃,讓讀者留意到那些過往長期為人們所忽略的平凡尋常之事。

?

——包偉鋒

?

選自《光影敘事》 第2章:樹


?

?

訪談 Interview

?

作為一名職業律師,您是從什么時候愛上攝影的?

我年輕的時候就對藝術的各種表現形式抱有極大的好奇和興趣。上大學時,我做過一本藝術和文學期刊的聯合主編,它于1979年至1982年期間在里斯本發刊。

?

攝影是藝術的表現形式之一,而我也因此受益匪淺。

?

我從很多年前就開始拍照并且琢磨能夠怎樣拍的最好,一直看了不少攝影嘉年華和影展。但也就是從最近5年,我才開始作為攝影師并且以獨立展覽的方式向外界展示我的個人作品。

?

我的首場個人攝影展是于2017年在澳門的一家藝術畫廊舉辦的。第二年,我受里斯本貝拉多博物館邀約開設了2018年個人攝影展。這是在葡萄牙最受歡迎的一家當代藝術博物館,我的展出很成功。后來在澳門政府的邀請下,我也有幸將那些作品帶到了澳門展出。?

?

我的下一場個人攝影展還是在澳門進行,7月4日會在婆仔屋文創空間開展。這次展出的作品與我之前在非洲加納共和國的阿克拉市做的一個項目有關。作品突出人文主義特性,同時也能展現出我作品風格的演變歷程。

?

?

選自《光影敘事》 第5章:懸崖

?

您喜歡黑白攝影多過彩色攝影么?

我對做黑白攝影的立場是堅定不移的。我不做彩色攝影。?

所有人看到的現實都是帶著色彩的,但黑白照片可以讓我們重塑現實,它更能向我們突出展示本質,而不會被色彩分散注意力。?

?

黑白攝影能夠讓我重塑我眼前的現實,而且它所呈現的維度是彩色到達不了的。



作為攝影師和自由策展人,攝影給你帶來了什么樂趣?

我當作者(藝術家)和當攝影策展人的活動相互并不混淆,甚至也不能混淆。但是我也確實認識到,他們之間會互相有所影響。

?

當然,通過評判別人的作品使我能夠接觸那些藝術家們,并且接近他們的藝術歷程。但是如果那些藝術家的作品沒有達到我的審美標準,即使再具備國際知名度,我也不會去做他們展覽的策劃人。

?

無論當攝影師還是策展人,我的活動一定要傳達愉悅感。就像我之前所說, 我是一名職業律師,已經經濟自由,我并不需要為了賺錢而在攝影領域做輕易的妥協。換言之,我很幸運能夠真正自由的選擇我所喜歡的藝術風格。?

?

?

選自《光影敘事》 ?第3章:春潮

?

您可以介紹一些攝影技巧么?

我的照片大多凸顯黑色。有時候我會強調照片中的顆粒感來營造出一種密集的氛圍。但從根本上講,我的片子體現出很強的黑白對比,而與此同時,我也保留了幾十種灰度的漸變。

?

我常說自己一直在尋找一種“完美的黑色”,那種最純粹的。 但是,我并不是一個癡迷于追求完美技巧和完美相機的藝術家。照相機對我來說只是一個獲取影像的工具。

?

最后,我想補充一點:我從不操縱我的照片,僅允許自己作為圖像的采擷者,絕不篡改我眼前的現實。 也就是說,我不會去使用圖像編輯程序給照片加物或者去掉不便的地方。 正如我所說,我把自己局限成一個色彩到黑白的轉換者,從我的審美選擇來給圖像定義合適的黑白強弱度。

?

如何成為一名優秀的策展人?有哪些因素是必備的?

在貝拉多博物館做過展覽后,我與一些負責人建立了牢固的信任關系,尤其是和藝術總監麗塔·洛加雷斯(Rita Lougares)。我們有可能訂立一個非正式的協議,以便我能作為自由策展人和他們僅在攝影領域合作。我已經在里斯本組織了兩次展覽,還有一些展覽排到了2022年。

?

比如,今年11月7日,我會在貝拉多博物館舉辦兩位來自澳門的優秀藝術家的展覽。 這個展覽很重要,紀念了澳門近代的舊回憶以及令人驚喜的壯觀場景。?

?

?

選自《光影敘事》 ?第10章:夜間景象(一)

?

何時您會關注到中國的攝影師?您對他們的工作有何印象?

根據我的判斷,從20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通過一系列個人的倡議活動,中國的攝影進入到了一個新階段。

?

也呈現除了豐富多樣的層面。 “新”攝影的復興有兩個趨勢引人注目,并且全景紀實了中國的當代攝影風貌:一,側重于個人的表達,關注普通人,人民群眾,并且以真實且存在的東西為來源。而另一方向則是關注人文,以社會表象和中國社會的結構做基礎。這兩者行成了鮮明的對比。

?

從九十年代初開始,新的藝術家出現開啟了以實驗為標志的運動。以年輕的創作者為主,他們在機構內外形成了巨大影響,也從國際藝術活動概念中找到靈感。

?

紀實攝影,總的來說注重前提假設和觀察,分析以及批判。但是這種表達也可以用在其它表現形式上,影像可以作為一種想象的描述而不需要具備批判性,不過它的表達更趨于藝術形式的展現。

?

傳統的當代攝影起源于記錄,而后在集體感和個人感這兩條路上開始呈現出多樣的表現形式,比如自我展現、身體、期望等等。

?

當我嘗試理解中國攝影的時候,我腦海中想到的是這種理論框架,而且我也試著向諸多優秀的中國藝術家學習。我暫且不提這些藝術家們的姓名。但是我可以公開的說我確實有志于在葡萄牙組織一場中國藝術家攝影展,目前我已開始了相關項目的研究。

asdjfaklsjfaslkf

評論(0條評論)
...

您還可以輸入500/500

熱門評論
查看更多

雜志MAGAZINE

燕赵风采好运彩3